青旅和民宿:谁把我埋在这春天里

青旅和民宿:谁把我埋在这春天里

未来会如何,没有未来(www.zhwa.cn)。很多青旅和民宿活不过2020的春天。

位于青岛的一家青旅(图片来源:网络)

文 / 黎帅

疫情出现了新情况,战疫更需要随时面对新问题,不同行业遇到的问题不一样。

旅游业、餐饮业是疫情期间最早受到冲击的行业,疫情刚刚爆发正值春节,很多人都取消了旅游出行的计划。旅游业、餐饮业可能也是恢复最为缓慢的行业,尤其旅游业。二月中旬制造业开始有序复工,随着疫情向全球扩散,外贸需求不旺,出口会受到打击,但还保有内需市场的希望。线下餐饮业也突破各种困难开始了堂食,同时线上订单大幅增长。

旅游业呢?“往年这个时候,预定五一的订单价格就要开始上调了,今年就没法上调。”

青年旅社“森希客栈”的老板陈虎(化名)告诉《媒体训练营》记者,春节过后,店里就很少再有客人入住,清明和五一两个小长假的订单数量也不乐观,他们开始试着在店里增加餐饮产品让客人消费以增加店里的营收。

陈虎的青旅坐落在青岛知名景点信号山的山脚下,这附近有作家老舍、梁实秋的故居,每年都有不少“文艺青年”来观光游玩。在疫情之前,陈虎偶尔会在店里的酒吧吧台出现,他能调得一手漂亮的鸡尾酒,也弹得一手好吉他,陈虎的青旅也成了年轻人的聚集地,如今陈虎的店里开始供应饺子、馄饨。

尽管如此,餐饮在正常情况下毕竟是非主业,弥补不了住宿的损失。

疫情之下,旅游城市青岛的酒旅行业普遍不好过,一位旅游行业人士告诉记者,据他所熟悉的青岛民宿、青旅,至少有十几家经营困难,“就是那种随时不干的”。

据这位旅游业人士预计,疫情彻底结束前,青岛会有一大批民宿、青旅关门。

1

6月生死线:那些日子不再有

在国内,民宿和青旅已经有很悠久的历史。1998年的广东就有了青年旅社的身影,不同于传统的酒店,民宿和青旅提供的服务没有统一标准,用陈虎的话说,青旅跟酒店的区别是“更有温度”。

陈虎告诉记者,往年生意的时候是7-8月份,伴随着青岛啤酒节开幕,来自各地的年轻人会让店里处于爆满状态,“其中10-15天左右,客人会多出来,要睡到店中的酒吧里,来青旅玩的人不会太注重入住体验,即使睡在酒吧冰冷的座椅上,人家还是会很开心的给五星好评。”

学生、放假的工作一族需要一个可以放松交流的自由地。陈虎说,来青旅的话,可以遇到天南海北的人,拿出最真实的自己来与大家交流,因为大家经历见闻不同,交流的氛围也会很好,“因为大家都在路上嘛”。

如今,这块自由地遇到了麻烦,陈虎估算,春节到清明节期间,店里亏损的数额能够控制在五位数(不超过十万元)以内。今年7-8月份恢复旺季,这个损失可以很快得到补救,但疫情何时能彻底过去,依旧是未知数。

青旅是陈虎的副业,他就职于一家培训机构,这让他对青旅生意并不过多担心,“我一直希望这个生意可以随性一点”。

青岛本地的巢城青年旅舍,位于丹麦领事馆旧址(图片来源:网络)

在青岛,青旅也是很多大酒店的“副业”,一位旅游行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为了关注年轻人的消费趋势,不少大牌酒店也推出旗下的青旅品牌,“疫情之前,这些酒店的老板往往不差钱,由于背后有酒店支持,哪怕青旅亏损,也继续营业”。

随着疫情对整个酒旅行业造成影响,很少有人能在这次危机中独善其身。

位于福建的万佳国际酒店集团董事长黄朝阳在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的采访时表示,如果疫情能在6月结束,酒店的生意开始恢复正常,那能坚持住的酒店可能还不少,但6月份还结束不了,将会有更多的酒店面临倒闭。

根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统计,早在2月底,国内大陆地区,酒店超过9成恢复营业,酒店业全面复工,但业绩缩水75%。黄朝阳表示,一般酒店的入住率如果达不到50%-60%,就会出现亏损。疫情之下,即使是不差钱的大酒店老板,日子也同样不好过。

2

降薪,裁员:正在消失的民宿

在距离青岛六百公里以外的北京,民宿是另一群人的副业。

疫情之前,相比较夏天才开始热闹的青岛,北京从入春开始,旅游业就算进入旺季,周衡(化名)告诉《媒体训练营》记者,公司白领、赋闲在家的少妇、大妈不少都在做民宿。

周衡在北京的酒吧街三里屯附近经营着一套民宿,他的民宿,像是一套私人定制版的自如(租房平台),他整租下一套房,经过自己的改造,加入自己喜欢的装修元素,将房间上架到民宿平台。民宿有价格优势,入驻体验也与酒店完全不同,吸引了大量学生群体。

三里屯的烈酒让附近的民宿永远不缺客人,“去年这时候,已经是旺季。几乎100%入住率,而如今,几近于零。”周衡告诉记者,每年的7-8月大学生放暑假,北京的民宿会迎来超级大旺季,民宿供不应求。

北京的民宿行业在疫情之下全面归零。周衡说,“民宿是废了,周围朋友们也都干不下去,没有来京旅客,没有订单。”

2014年-2018年中国民宿市场规模快速增长(来源:前瞻产业研究院)

疫情开始后,北京实施了严格的人流管控,每个小区进出需要登记,办理出入证,民宿无法再接收客人入住。作出反应的是民宿平台,周衡告诉记者,接收不到订单后,他开始收到各种民宿预订交易平台的推送,平台都通过包括降低抽成比例等各种方式,希望留住民宿经营者并发给消费者的优惠券。

2月5日,爱彼迎(Airbnb)中国宣布投入7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专项基金,作出对房客延长免责取消时间、对房东经济补偿等在内的“十项承诺”。

3月31日,爱彼迎联合创始人、CEO布莱恩·切斯基向Airbnb房东发布公开信称,将拿出2.5亿美元以帮助因新冠疫情而被取消订单的房东。同时,Airbnb的创始人们将在接下来的6个月不拿薪水,高管人员也将减薪50%。

国内的途家、小猪短租等平台近期也推出“断臂”减亏、预售订单、变更短租模式等减少支出、盘活现金流的“自保”招式。

民宿平台努力自救,但收效甚微,数据监测公司AirDNA的数据显示,在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市场,爱彼迎的预订量最多下滑90%。这让其在一轮融资时的估值下降16%。

小猪短租研究数据显示,以海南民宿为例,接近70%民宿房东因为疫情直接损失超过10万,95%民宿房东则表示,目前民宿经营遇到的困难是房屋租金。

“像我这样的,关了就关了,轻松,最多和中介在租金的违约金上磨蹭磨蹭。”周衡告诉记者,他所经营的一套民宿此前每个月能有3000元左右的纯利润,打理所花费的时间也不多,是一个很理想的副业,如今每个月要净亏6500元房租,疫情期间已经快把去年全年的利润赔光,民宿生意还不见好转,就要考虑放弃了。

自救手段收效甚微,木鸟民宿CEO黄越在近期接受采访时甚至表示,如果疫情持续2个月,会有30%的民宿消失;如果4个月内不能重塑消费者的出游信心,超过60%的民宿会消失。

据中国饭店协会的统计,受疫情影响,2020年前两个月,酒店和民宿类等住宿企业营业额损失超过670亿元,民宿的入住率平均同比降幅70.30%,平均房价同比降幅为50%,同时,有85.71%的民宿都进行了不同长度的停业。2020的春天,青旅和民宿们都很难熬。

主营产品:吉谷CPVC、UPVC胶水,CPVC、UPVC法兰隔膜,CPVC、UPVC隔膜阀全,CPVC排水管全,UPVC透明管全,UPVC、CPVC给水管全,PPH、HDPE管材全国,CPVC、UPVC蝶阀全国,CPVC、UPVC球阀全国,CPVC、UPVC管材全国